博客网 >

基督教的财产观——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之三

王怡

    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 。

                                       ——《旧约》(创2813

自古希腊亚里士多德以来,私有财产就被看作一种自然法则。亚里士多德反对柏拉图的共产倾向。他认为只有私有财产制才能定份止争。这和中国传统思想对于名份的强调是一致的。韩非子曾言,当山上发现一只野兔,就算尧舜这样的圣人也会在后面追逐,因为野兔的名份未定。每个人都想得到野兔,这种想法是正当的。但市场上有上百只兔子,路过的凡夫俗子们却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不是因为他们比尧舜更要高尚,是他们知道那已经是属于别人的财产。只有私有财产制度,才能制约人们相互争夺财产的无限欲望。

亚里士多德进而认为,当人感到一个东西为其所有时,便会获得无限的快乐。人们热爱自己所有的物并从中获得满足,这是自爱的延续,是根植于人本性的、一种自然的情感。休谟后来发挥了这个观点,他把“财产占有的稳定、根据同意的转让、承诺必须兑现”视为人类社会最基本的三项自然法。休谟认为人的幸福有三个来源,一是个人对幸福的感觉,二是个人品质和气质上的优点,这往往是一个人骄傲的根据,而骄傲也是幸福感的源泉之一。第三就是“个人占有的财产[1]。这是个人创造幸福的主要手段。因为财产总是会增加我们选择的自由。包括选择慷慨与奉献。在这三条中,我们会发现前两条都是别人用暴力抢不走的,只有财产随时可能被别人夺走。因此休谟认为一种稳定的社会秩序的关键,在于一种稳定的私有财产制度。

关于财产会增加个人的选择自由,亚里士多德对此还有更精辟的发挥。他说,人们的快乐也来自于帮助自己的朋友和同伴。但这种快乐同样和私有财产有关。 “在一切公有制的城邦中,人们无力作出慷慨之举”,也没有人能够表现出善心。因为人不可能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去助人。在公有的产权制度下,慷慨与善心的典范,只会逐步被人遗忘。恰恰只有在私有财产制下,人们才可能发挥乐善和仁心[2]

对此,孟德斯鸠也有一个提纲挈领的归纳,他说,“财产权是道德之神”。

在基督教传统中,耶稣在《福音书》中有一句著名的挖苦话,他说,“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3]。有论者认为这代表着基督教对于私有财产的贬抑态度。甚至历代都有人比照初代基督教会教会的自愿奉献而支持财产的共产制。如传道人倪柝声在上世纪40年代复出时,就曾发起“交出去”运动,要求教徒和各地教会交出自己掌管的财物。早期循规蹈矩的教会思想家如奥古斯丁,也曾顺着这句话把私有财产看作一种非自然的恶。但耶稣在说这句话之前先提了一个问,这一设问对理解基督教的财产观是很有意义的。基督问来人是否遵守了“不可凶杀、不可奸淫、不可偷盗”等诫条。“不可偷盗”是十诫中的第八诫,杜兰特在《世界文明史》中写道,摩西的第八诫“认可了私有财产,并与之和宗教及家庭相结合”。偷盗是对私有财产的侵犯,耶稣没有说出来的一个前提,是“杀人”和“越货”的人将比拥有财富的人更不可能进入神的国。

按奥古斯丁的观点,私有财产被视为恶和世俗生活被视为恶是一致的,它们都是原罪和人类堕落的产物。在基督教信仰中,基督的那句话只是一种“效法基督,不效法这世界”的信仰立场的一部分,它强调的是“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4]。它讥讽的是一个人将财产、肉体、知识乃至整个世界当作偶像的态度。譬如一个怀抱知识的人,可能比一个怀抱财富的人更骄傲,更难以割舍自己在这世界所得的荣耀。但这并不代表一种特别针对财产权的贬抑。将财产视为恶并不意味着一种对世俗秩序的否定,恰恰意味着对日常生活的一种认同。所以奥古斯丁一方面劝导基督徒不要执着于在天国并不存在的私有财产,另一方面,他又坚决谴责那种禁止基督徒在有罪的尘世中拥有财产的观点。基督教的财产权观念,是以神的主权为基础的。因而呈现出两重有差异的态度,一重是在神的主权之下对于财产权的藐视态度,这是一种超越性的信仰立场,这种立场仍以在世俗生活中尊重私有财产的秩序为前提。就如亚里士多德的逻辑,慷慨必须以私有财产的归属为前提。另一重,神的主权也恰好是世间财产权的一个神圣性的和整全性的来源。在基督徒眼里,财产权与圣经中上帝创世的目的直接相关,财产权是人从神那里领受的一种托管的权利。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5]

因此对财产权的侵犯,就是对神所设立的托管的权利的侵犯。中世纪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接受了古希腊的自然法传统,他对私有财产的理解显然比奥古斯丁更加乐观。他开始像亚里士多德一样把财产理解为一种出自于神的自然和善。新教改革的领袖马丁·路德也认为“摩西十诫”和自然法是高度一致的,他也特别提到了第八诫,以此来反对当时以基督教神权政治为旗帜的德意志农民战争要求平分财产的“邪恶”主张。1525年,路德发表《反对杀人越货的农民暴徒》的小册子,斩金截铁的重申了新教改革的财产观。他说,“十诫是永远不能被废除的,‘不能偷盗’,是私有财产的基础”[6]

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这样评论私有财产的意义[7]

如果个人被剥夺了获取财产的希望,还能向他提高什么自然的激励呢?保持个性是和个人财产权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当你千真万确的拿走我赖以谋生的手段时,你不是在夺去我的生命吗?

2006-2-6修订于悉尼科技大学。



[1] 汪丁丁《哈耶克“扩展秩序”初论(中篇)》,《经济自由与经济民主》,P125,三联书店1998年。

[2] 肖厚国《所有权的兴起与衰落》,P22,山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

[3] 《新约·马太福音》1924,及《新约·马可福音》1025,《新约·路加福音》1825

[4] 《新约·路加福音》962

[5] 《旧约·创世记》128

[6] 威尔·杜兰特《世界文明史:宗教改革》,P528,东方出版社1999年。

[7] 施瓦茨《美国法律史》,P308,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0年。

 

 

 

 

 

 

 

 

 

<< 国际笔会第72届代表大会的决议 / 我对中国家庭教会登记的立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王怡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